您所在位置:> 江西之窗首页 > 体育 > 正文
四十不惑熊倪风采依旧 探索体育人才培养新模式
时间:2015-03-11 11:56:59 来源:互联网 评论

  新浪体育讯 近日,为期四天的“走基层——青少年体育宣传采访活动”在湖南长沙、安化、娄底、衡阳等地展开。“湖南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,大规模投入不太现实,我们的做法是走精品发展道路,把有限的人力物力用在刀刃上。”面对后备人才培养和业余训练整体下滑的大环境,湖南省体育局副局长熊倪介绍起当地的积极探索。

  最抢镜“配角”:熊倪曾客串《西游记》

  飞抵长沙,第一站便遇上了老朋友。特色的嗓音,数据翔实的分析,独到的想法,昔日的跳水王子到如今的副局长,四十不惑的熊倪风采依旧。

  谈起现状的艰难,他并无避讳:“过去针对湖南人的身体特征,我们制定了‘女小轻巧水’五字方针,比如举重小级别。在悉尼奥运会上,8个湖南人拿了7块金牌。但现在以体操为例,(2014年)第12届省运会是146人,上一届是167人,从第9届的四百多到现在的一百多人。从一个项目就能看到,青少年业余训练的参与人数在进一步下滑。甚至还有一些投机取巧、弄虚作假的现象。”

  熊倪分析认为这受到了家长心疼独生子女、高考加分政策取消,还有运动员的出路“从政策安置变成货币买断”等带来的影响,“我们希望更多的孩子走出教室,走到阳光下参加体育锻炼。同时走到某一步、某一阶段,都能有更多的好政策帮助他们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当笔者把熊倪受访的照片发到新浪微博后,很多网友激动地问候起跳水王子,“小猴子局长好”。一问本人,旋即牵出一段30多年前的往事。“噢,是因为我拍过(84版的)《西游记》。当时拍的是牛魔王那段,选了会跳水、体操、杂技的孩子去演小猴子。我只是众多花果山里的一个,戴着猴皮面具,面对面都认不出来。(笑)总共发了二十块钱,当时觉得还很不少呢。”

  最具品牌效应:黑茶+羽毛球[微博]=安化名片

  除了抢镜的明星局长,湖南体育最具品牌效应的还有安化县羽毛球,这也是湖南省体育局自2009年开始实施强县、强校、强项、强人的“四强”创建工程中重要一环。

  走进安化县体育馆,破损透风的玻璃窗、磨到发亮的地板、粉刷脱落的看台……很难想象在这样破旧的体育馆内,诞生了一位又一位羽球明星。最高处悬挂的“羽坛国手唐九红,龚智超,龚睿娜,黄穗从这里走向世界”的标语依旧鼓舞人心。场馆有些斑驳,但孩子们笑容是灿烂的。

  早六点晚九点,“八年没有休过”,这是安化羽校一位普通教练龙志桃的工作表。由于室内室外温度相差无几,运动量不及孩子们的她早早地穿上了羽绒服,“现在还好,冬天一整天训练下来,我回家得在火炉边上坐一个小时,才能缓过来。”孩子们则戴上可以露出手指的手套御寒,但还是被冻得满手冻疮。“没关系,擦点药就好了,要是你真的喜欢,这些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小队员龙隽有着超龄的坚韧。

  为了能有更多时间跟妈妈在一起,龙志桃10岁的女儿韩爽也拿起了球拍。但还是没有足够的时间照顾家里,女儿听话地剪去了长发。

  比起拿冠军、为国争光这样的鸿鹄之志,龙志桃的愿望很朴实:“我们还是属于基层,不能只看成绩。起码学生们学到了一技之长,未来有机会走得更高更远,能走出安化,走出一片天!”正是这些务实肯干、乐于奉献的基层体育老师,让安化县“世界冠军的摇篮”、“羽毛球之乡”的美誉延续至今。

  最实用技能:练跆拳道既健身又防狼

  哼!哈!铃声一响,换上了道服的初中生们,有模有样地跟着教练展示起了拳脚功夫。

  从专业运动员转型为跆拳道教练的胡锦辉,介绍起娄底体校与一中合作创办的“项目进学校,教练进课堂”时,很有感触:“以前有家长曾经骂过我,说把孩子从农村骗了出来。”因为如果练了数月、数年后没能被选入专业队的话,学习早已丢了。

  “现在学生们每月有8节体育课,其中两节是跆拳道课,由我们体校的专业教练来教。如果小孩子喜欢这个项目,就可以选择加入跆拳道俱乐部,练得好的再走专业这条路。从‘抓壮丁’改成了‘志愿兵’,怎么着学习也不会耽误。”在他看来,培养兴趣才是普及一个项目的基础。

  跆拳道、乒乓球[微博]成了娄底市一中的试点项目。经历了有无特色体育课的班主任朱靖,坦言受益良多:“现在的孩子都不喜欢动,少了很多运动的机会,能够来体育馆学习跆拳道、乒乓球,一方面丰富了他们的业余生活,也锻炼了身体。”

  初一女生蒋姝慧选择了跆拳道,“因为之前学了三年的民族舞,感觉它更适合自己,可以锻炼吃苦精神,学习上也很需要吃苦。”另一位伍峥一小朋友更是可爱,“以前上体育课一集合之后就解散,上了初中之后才知道体育课原来可以这么丰富。乒乓球是两两对决的项目,让我产生了竞争意识;学跆拳道嘛,既健身又防狼啊。”稚气的话语逗笑了大家。

  最呆萌小学员:“拿金牌能去很多地方”

  高举双手、绷直脚尖,屏气凝神……严格意义上来讲,这些在木板上模拟入水前动作的小小学员们,可能对什么是跳水还概念模糊。

  “学跳水以后就能当世界冠军、拿金牌了。”6岁的丁楚涵瞪着圆滚滚的大眼睛,大方地站在了记者们面前,“你们是在录我的话吗?我不怕啊。”只是问起什么是冠军时?小丫头犯难了,“不知道啊,还不是我奶奶说的。说拿到冠军就能去到很多地方,我想去海边!”作为从幼儿园起就开始在衡阳市游泳跳水学校接受基础训练的她,被墙上的海报、奖状描绘着未来的蓝图。

  2003年,奥运冠军熊倪亲自授牌在衡阳成立了熊倪跳水学校,如今建成了独特的后备人才库——体育幼儿园并与附近重点西站路小学合作,形成了“从幼儿园到小学招生-训练-选材-提高-输送”的一条龙模式。

  介于高敏和熊倪之间的跳水选手欧阳波退役后回到衡阳,尝试过教练、跳水学校、体育产业多重角色,如今以校长身份讲述他所体会的体教结合:“熊倪跳水学校已经成了衡阳不少学生放学后的第一站,解决了文化教学和家长接送难点,配套的幼儿园让家长放心把孩子交给我。”

  此外,学校在县、区建立了5个市级游泳跳水训练基地,保障了后备人才储备、选拔和培养,建立起了人才库,将游泳跳水项目的优势保持。丁楚涵的师哥师姐已经站上了世界大舞台,跳水运动员何敏在2010年广州亚运会上获男子一米板金牌、2011年世界游泳锦标赛男子一米板银牌;水球运动员谭飞虎在2010年广州亚运会上获得银牌、2014年仁川亚运会上再获铜牌;游泳运动员王柯成,获得仁川亚运会男子1500米自由泳季军。

  当问起跟竞技体育的金牌指标相比,现在的成就感来自何处?“赢得尊重;自己获得进步,因为作为教练老师都不进步,学生也会看不起的;还有能分享自己对体育文化的理解。”欧阳波说。

  (文/摄 何霞)

编辑:王华新

分享到:
0
相关新闻
编辑推荐
综合热点 更多 >>
科技综合 更多 >>
娱乐综合 更多 >>
栏目最新 更多 >>